打造萬噸級生物凹土企業

日期:2017-04-07 / 人氣: / 來源:未知

          
     這個月初,中科院盱眙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主任、中科院蘭州化學物理研究所研究員王愛勤,獲得了國際先進材料協會頒發的2017年獎章,以表彰他帶領團隊解決了製約凹凸棒石產業發展的棒晶束解離這一世界性難題。

     在這背後,中科院2010年成立的首家縣級研發中心,也交出了一份不俗的“成績單”:不僅實現了納米礦物材料研發在國際上的“引跑”,短短六年間,助推盱眙凹凸棒石的產值從4億元增長到20億元。   
 
     盱眙是江蘇省經濟欠發達的一個縣,院地合作的盱眙模式,在這裏怎麽發揮作用呢? 
    
     曾經守著富礦卻沒飯吃

     盱眙有兩大寶,一是小龍蝦,另一個就是凹凸棒石。凹凸棒石黏土由火山沉積變質而形成,是一種具有棒狀晶體結構的含水富鎂的鋁矽酸鹽礦物,棒晶長約1~5 微米,直徑約20~70 納米,是一種天然的一維納米材料。有人把凹凸棒石比喻為“味精”,隻要添加少許,就能“點土成金”,因此它被廣泛應用於化工、建材、造紙、醫藥、農業、環保和食品等諸多領域。

     盱眙的凹凸棒石資源儲量達8.9億噸,已勘探量4408萬噸,是國內總量的74%,約占世界總量的一半。不過,自八十年代初被發現,這一產品的附加值一直比較低,產業鏈也較短,直到2010年底全縣的凹凸棒石產值還不到4億元。

                           
    

     盱眙的凹凸棒石天然礦產

     守著富礦卻沒飯吃,原因何在?一是關鍵共性技術始終沒有取得突破。天然形成的凹凸棒石棒晶大多以鳥巢狀或柴垛狀聚集,如果不對其拆分解離,它就不具備納米材料的特性。多年來,國內外研究者采用高速攪拌、超聲、碾磨和冷凍等傳統處理方式,隻能實現部分解離,同時還會損傷晶體固有的長徑比,影響其納米性能的應用,因此成為了製約產業發展的一道世界性難題。二是缺少研發團隊的技術支撐。雖說從2006年起,這裏每年舉辦一次中國凹凸棒石高層論壇,一大批專家先後來盱眙進行產學研合作,但一個項目結束專家也就走了,難以滿足企業的個性化技術需求。三是缺少公共測試和服務平台。雖說相關企業不少,但缺乏一個平台來聚合資源。

                         
                         
 

     凹凸棒石棒晶大多以鳥巢狀或柴垛狀聚集,必須要解離,才能發揮納米特性。

      2010年6月,中科院與盱眙縣共建了“中科院盱眙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這無疑是一個創舉,在這之前中科院從未在一個縣城建過研發中心。

      原來這堆“破土”這麽值得研究

      有了研發中心,科學家是否願意來呢?

      王愛勤是全世界發表凹凸棒石SCI論文最多的作者,早在2003年就來過盱眙,對這裏有一份特殊的感情。盡管這裏距離蘭州路途遙遠,但為了推進凹凸棒石產業的高值利用,這位科學家不僅參與籌建還帶領團隊率先入駐研發中心。在2010至2011年,他還掛職做了盱眙縣的科技副縣長。如今,他每個月都會來盱眙,一年差不多有3個月時間在這裏工作。

 

     中科院盱眙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主任王愛勤。

      “引進的團隊,彼此不能‘打架’,而要互補。”王愛勤介紹,研發中心先後引進中科院寧波材料技術與工程研究所和中科院廣州能源研究所以及常州大學、環保部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等單位。盱眙縣每年給每個中心入駐單位拿出50萬元,支持他們的運行。此外,還每年拿出200萬元設立開放課題,由研發中心主導研發方向,入駐單位則根據企業需求來確定研究課題。資產所有權歸各個單位,但儀器設備等資源實行相互開放。中心從應用基礎突破、關鍵技術發明到高值產品開發,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技術創新鏈,顯著提升了我國凹凸棒石的自主研發水平。至今,已培育國家高新技術企業10個,轉化科技成果4項,累計實現銷售收入18億元。

      眼下,中心正嚐試實行股份製收益分配方式,創新要素相關的技術、資金、平台、成果、知識產權等均可折算成股份參加分配,從而建立可持續發展的長效機製。

      曾經,王愛勤的一位女博士研究生對於凹凸棒石“不屑一顧”,甚至表示“一堆破土有啥好研究”。當她在盱眙呆了兩年,親眼目睹凹凸棒石給一座縣城帶來的變化後,她告訴王愛勤,原來這堆“破土”這麽值得研究。

      原來小打小鬧的企業建了一條萬噸級生產線

      一直以來,各種黴菌毒素的危害困擾著畜牧業發展,它不僅導致經濟損失,還會隨食物鏈進入人體,嚴重危害健康。去年8月,國內首條萬噸級的黴菌毒素吸附劑生產線,在位於盱眙的江蘇青青视频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建成,打破了國外在此領域的技術和市場壟斷。

      早些年,這家公司隻生產植物油脂脫色劑一個產品,工藝簡陋,產品附加值低,公司經營長期停滯不前。三年前,這家公司與研發中心建立了產學研合作關係。有了更多科學含量的產品,吸引了300多家客戶,公司業績也從原來每年的800萬元提高到了3000多萬元。2015年,王愛勤團隊成功地對凹凸棒石進行了拆分解離,在解決這一世界性難題的同時,還研發了玉米赤黴烯酮吸附劑,並在這家公司實現了成果轉化。這一產品對玉米赤黴烯酮的吸附率高達90%以上,相比國外同類產品的吸附率提高了3倍,產品價格也一下從每噸1到2千元,上漲到每噸5-8萬元。
             
     工人們正在國內首條萬噸級的黴菌毒素吸附劑生產線上忙碌。 這隻是一個縮影。去年1月,“盱眙凹凸棒石特色產業基地”被正式列為第二批國家火炬特色產業基地,步入“國字號”行列。

      盱,張目也;眙,直視也。盱眙,寓意著登高望遠。中科院盱眙凹土應用技術研發與產業化中心的成立,正是如此。眼下,中心發展也存在一定的製約因素,如規模化企業創新主體嚴重不足,成果轉化承載能力有限等。期待“盱眙模式”,還能走得更遠。



    

作者:青青视频网


現在致電 0517-80915008 OR 查看更多聯係方式 →

Go To Top 回頂部
友情鏈接